热门推荐

随便看看

水稻直播吹来轻简农业风

2017-05-02 00:05

  黑龙江日报记者张桂英   农民郑长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15年前的一个懒念,竟让他意外地闯入轻简农业的大门,不但种稻种发了家,种出了名,还被城里的大公司聘为技术总监,给配了专车和司机,成为白领一族。   给郑长方带来命运转折的,就是当下被许多农民拥趸的水稻直播技术。   昔日漫撒子今朝轻简风   今年54岁的郑长方种水稻已经有30多年了,过去一直是育苗插秧,从老家庆安县种到农场,也没想过要改变。当年的懒念源于接连的生产受挫。郑长方说,那时正是到农场包地种稻热的时候,水开始不够用了,最惨的时候秧儿都育完了,但地里没水就插不上。第二年我就改到前哨农场包地,因为地价便宜,也因为以前育苗插秧吃了大亏,我当年一懒就改成漫撒子了,不成想到秋收获也不错。   从那以后,郑长方种稻不再育苗插秧,一心钻研漫撒子。到如今已经整整15年了,一年积累一点经验,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经验,这跟我们小时候的漫撒子可大不相同,虽然都是直接播种,但科技含量和农艺措施的精细度,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近几年对这种水稻生产技术有个新名词水稻水直播。郑长方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郑长方探索的是水稻直播技术的一种形式,老百姓叫水直播,其实专业名称叫湿润直播,指的是湿润条件下播种、湿润条件下出苗,可以催芽播种也可以直接播种;另一种形式则是在干土上直接播种,被称为旱直播。   轻型简便农业的吸引力有多大?从我省首个省级水稻直播栽培技术研讨培训会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据主办方介绍,培训会原定80人,但消息传出后,许多种稻大户、合作社纷纷报名,办会的宾馆客房爆满,宁愿自己找地方住也要参会,最后足足来了近200人。   发展直播稻科研攻关先行   在农民自发探索水稻直播的同时,作为农业大省,我省关于水稻直播技术的科研攻关也走在了前列。   早在五六年前就关注到这项技术的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厅院士工作办公室主任朱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随着我省水稻面积的不断扩大,用水量急剧增加,水资源压力越发明显;同时,受农村劳动力大量转移、农村劳动力老龄化等诸多因素影响,水稻生产人工费用不断增长,雇工越来越难,驱使稻民转向省工省事省钱的直播技术。   朱琳说,为保证黑龙江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水稻的可持续发展,黑龙江省院士工作办公室在全省率先提出了针对怎样完善并提高水稻直播技术及应用的调研,通过前期调研,由黑龙江省院士工作办公室牵头组成了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耕作栽培研究所和黑龙江省水利科学研究院、黑龙江省水田机械化研究所、黑龙江省科技创新人才培养基地、黑龙江省伽禾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等优势研究力量和科技型企业合作攻关的专项研发团队,申请了黑龙江省科学技术厅的重大科研专项的资金支持。   有幸成为近年来我省农业栽培方面首个应用技术研究与开发计划重大项目、寒地直播稻品种筛选及配套技术研究项目负责人的省农科院耕作栽培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喜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在2013年开始研究探索这项技术,从开始的院里支持到去年正式立项,三年多时间,最深体会是农民对这项技术的渴望太热切了。去年建三江七星农场的职工自发办了一个培训班,我在讲课时把我们掌握的每个生产环节的技术要点都细细讲了一遍,时间很长,但让我意外的是,全程没有一个农民走动,都在认真地听,课后很多人围上来询问。   张喜娟介绍说,目前我们开展的研究工作主要包括三个方向,一是水稻直播栽培技术研究,二是直播品种研究,三是农机农艺结合研究。2016年我们在哈尔滨、绥化、牡丹江、建三江农管局等地试验示范了1万亩地,旱直播实收测产结果是亩产折合标准水稻接近500公斤,比对照的插秧田略高几公斤,达到了全省水稻单产水平。   两免三省直播稻受热捧   不论是科研团队的专业数据,还是稻农的亲身实践,直播稻两免三省的特点都格外耀眼。   众所周知,育秧和插秧是水稻插秧生产的两个最累的关键环节,但直播稻直接免去了这两个环节,不育秧、不插秧,既简化了工序,减免了生产投入,又减少了人工支出,降低了劳动强度。而且,采用水稻直播技术,每亩至少节水1/3以上。省水、省工、省钱的直播稻,如今在水稻种植户尤其是种植大户、合作社中传播迅速,受到热捧。   建三江农管局七星农场职工王允江种植直播稻已经3年,和郑长方不同的是,他家1280亩地采用的是旱直播。王允江自豪地告诉记者:我家的地低洼易涝,以前种大豆都不得,自打种旱直播稻,又省事又挣钱。我的水稻池子,最小的37亩一个池,最大的110亩一个池,清一色儿的机械播种,那场面可气派了!2014年年头好,亩产1200多斤呢,今年积温少,但也能达到千斤,一点不比插秧稻少。关键是省多少人工省多少事儿呀,我们那儿插秧,一个工都二三百了,还雇不到人呢!   王允江说出了许多稻农的心声。桦川一位主动来参加2016黑龙江省水稻直播栽培技术培训的种稻大户说,我种了130垧水稻,这个插秧让我够够的,都怕了。另一位网名老由头的种植大户说,每年一插秧我就生气,花钱不说,有的人不好好干、祸祸人呐,看着真生气!郑长方对记者说,我种了34垧直播稻,一年人工费不到2万元,同样面积的插秧稻,人工费至少得10万元。我们核算过,水稻插秧生产的,每垧地至少得比直播稻多打1.7吨粮,成本才能持平。   不仅是农民,一些农业公司也看准了直播稻的前景。聘请郑长方为技术总监的中科向日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晓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直播稻具有节本节水安全性高的特点,种直播稻农药除草剂要比插秧稻少很多,我们正是看中了这些优势而投资进来,目标是通过整合技术、扩大规模,生产出安全优质的大米,最终打造出一个能代表黑龙江水平的优质平价的大米品牌。(据黑龙江日报)